派彩贵州快3电子走势图: 第一百五十八章



.org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馭龍玨 第一百五十八章
(貓撲中文 贵州快3走势l图 www.xbbxcw.com.cn)    馭龍玨正文卷第一百五十八章而后,只見趙公明化成了星星點點的金色光點,圍著我盤旋了兩圈最后消失不見了。而后落下一滴晶瑩的水滴恰巧落在我的手上,我看了看手里水珠已經化成了一顆晶到珠子,沉思了片刻,而后將其收進了我的馭龍玨里。而后我回到臥榻上,躺在上面,摸了摸身旁空空當當的。心里說不上的悲涼,好似我誤打誤撞來到這三千年前的大商,沒有我要與之攜手同行的人,好似我真的來錯了地方,我來這里究竟是為了什么?

    不知道什么時候我睡熟了,很快天微明了,我揉了揉眼,這一晚睡的很不踏實,好像身邊少了什么。暗然神傷的我,起了臥榻,而后坐在鏡前,照了照準備梳理一下自己的頭發。只見我手里攥著的梳子上一大撮的頭發,我驚愕的將梳子上的頭發拿在了手上。這難道是我被這陰陽噬魂咒反噬的結果嗎?我終究是沒能逃過這咒術,我始終都忘不了帝辛。

    當當當——

    沒想到有比我醒的還早的人,

    “誰呀?”我問道。

    “鳶丫頭,是我啊九姑?!?br />
    我趕忙起身去開了門,

    “師父,這么早就來找我是不是有什么要事???”

    “參溢來了,他非要參宇跟它回南海歸虛,說是走也要走,不走也得走就是綁也要將他綁回去。師父聽說參宇說你和參溢還算有些交情,當年還事你將參宇帶出南海的,這參溢脾氣古怪的很,我很參宇怎么勸說也不管用,這鳶丫頭你快點去看看吧?”

    “好的,師父你別著忙,我這就跟你去瞧瞧?!?br />
    我幻化了一身衣和裳和九姑出了門,這一路走一路我一邊詢問九姑,

    “師父,你可知道參溢為何突然來西岐要把參宇帶走嗎?”

    “參溢說參宇大劫將至,必須馬上同他回去?!?br />
    “大劫?參宇師父的大限還有多久,還有不足一月?!?br />
    “參溢說的可是他的大限?”

    “不是,參溢說凡事參與商周之戰的都難免一死,參宇的大劫說的是死劫?!?br />
    “什么,死劫!”

    九姑沖著我點了點頭,

    “嗯!”

    “這、你和參宇師父走吧回南海吧?”

    “鳶丫頭,我們走了你怎么辦呢?大長佬走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讓我守好你,我現在走了,日后我九姑如何走臉面在見大長佬呢?”

    話說到這里我們便到了宅院門前,我望了望大門,而后看向九姑,

    “師父,事關生死我怎能為了一己之私強把你和參宇師父留下來呢,這樣咯給我豈不是太自私了嗎?我不能這么做?!?br />
    “丫頭,你不想滅商了,在說你身上的咒還沒解呢?我和參宇怎能就這樣離去呢?走先跟我進去在說?”

    我跟著九姑進了大門,而后來到了正堂,只見參溢就坐在椅位之上。而參宇就低著頭現在似對面。似乎剛被參溢訓責完,我走了上前看向參溢,

    “參溢老神仙你來了?”

    參溢看是我來了,便面帶笑顏的回道,

    “半載不見,妲己姑娘越發明艷動人了?!?br />
    “哪里話,參溢老神仙你早子脫離凡塵,不問俗事。今日親自來此是不是有什么要緊的事呢?”

    “我是為我這不增氣的弟弟而來,進來心緒不寧,便掐指算了算,這一去算不要緊,這小子大劫將至,所以特來帶他回南海歸虛必劫呀?”

    說實在的這參溢是為弟弟要招劫而來,我要事勸參溢不要讓參宇離的話,那不等于讓他留下來等死嗎?這話我怎么能開口呢?我絕以不能將這樣的話說出口。

    我笑著看向參溢,

    “參溢老神仙,你初來西岐不如就在這里住幾日吧,也好感受感受這人間的景致,然后在離去也不遲???”

    參溢看了看參宇,

    “嗯,也好,那你就在這幾天把要做的事情做完吧,等這場劫難過去了你要回來我也不攔你?”

    參宇看向參溢,

    “哎哎!”

    九姑撇了一眼參宇,

    “你回南海歸虛了是不是連我也不要了?”

    參宇抬頭看了看參溢,

    “不會的,你就少說兩句吧?”

    這參溢老神仙我可是接觸的不多,當初參宇肯留下幫我滅商是因為有九姑在。而參溢呢,我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將他留下來了。不過我也不想將他留下來,原因非常簡單,從我蘇家滿門,到姬考還有因為我無辜惘送了姬昌的性命,還有因我而中了釘頭七劍書的趙公明,我實在不想在有人布這些人的后塵了。

    我看了看參溢,

    “參溢老神仙,你初來這里,一會我們就帶你出去走走吧,這里的市集可是別南海歸虛熱鬧多了?”

    參宇看向參溢,

    “對呀對呀大哥,這里的燒雞可肥美了,還有冰糖葫蘆酸甜可口,說實在的,南海歸虛可是沒的比呀?”

    “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葷你也開了,色你也破了,生你也殺了??峙履閼夥κ且壞愣濟揮性黿??”參溢看向參宇說道。

    參宇撓了撓頭,

    “嘿嘿,這不是有大哥你在嗎?我什么都不用怕?!?br />
    我看了看九姑,

    “師父這么早想必都還沒有吃吃飯呢?參溢老神仙喜歡食素,不如咱們就去吃些素食吧?”

    參宇看了看我,

    “好啊好??!”

    就這樣我們四人踱步出了宅院,而我又不爭氣的朝帝辛的院落里望了望。九姑拉著我,

    “行了,別看了,那個薄情寡意之人你想他有什么用,人家現在指不定多快活呢?走走趕快離開這里?!?br />
    而后我們三個便來到了市集,這道路兩邊都是一些小商販,參宇一直都在給參溢介紹著這是什么,那又是什么好吃的。

    而后我們進了一家素面攤,我們四人圍坐一桌坐了下來。我趕忙叫過來小二兒,這店小二兒是個年紀二十出頭的男子,模樣嗎,一般個長相,單眼鼻挺唇薄而紅潤,看起來像個姑娘家家似的

    ,很是乖巧。

    “小二兒,來四碗素面?”

    “哎幾位客官,來點小菜嗎?”

    “就來........”沒想到我竟然看到帝辛了,他和巧兒也來逛市集。

    九姑看向店小二兒,

    “你就隨便上兩個小菜就好了?”

    “哎,好嘞!”

    眼見帝辛和那個巧兒也過來吃面,而后他們便坐在一旁的桌上。

    九姑咳了一聲,

    “沒想到還真是冤家路窄呀???”

    帝辛轉頭看向我們這桌,

    “原來兩位師父也在呀?”

    參宇看向帝辛又看了看他的邊巧兒,

    “我們來吃碗面也能碰到你們,你們是不是來給我添堵的???帝辛我怎就沒看出來你小子怎么這么貪圖女色呢?這個巧兒眼睛那么小,還那么瘦小,一看就跟餓了好幾月似的,我就比明白你看上她哪了?!?br />
    巧兒站起身來,

    “哎!我說我可是沒有惹你??!你干嘛句句針對與我?”

    參宇一直腳踩在旁邊的椅位之上,手里拿著一根筷子,將筷子的一頭咬了咬看向帝辛,

    “將這個臭不要臉的小娘們給我休了?”

    “師父這........”

    “這什么這,你還認不認我這個師父了?我的話你當放屁是吧?”

    “師父,徒兒不敢?”

    帝辛扯起巧兒,

    “還不趕快跟師父陪不是?”

    巧兒不情愿的站了起來,

    “我這是遭誰惹誰了,我不吃了還不成嗎?我走!”

    只見巧兒起身準備離去,參宇立馬站起身來大步邁到其跟前,

    “想走,跟我陪比是了嘛?”

    巧兒后退了一步看了看帝辛,而后低頭說道,

    “師父,是巧兒不對,不應該頂撞您?!?br />
    說完巧兒便準備離去,參宇一把抓住其肩膀,而后巧轉身看向參宇,參宇竟然放下了手,只是眼睛睜睜的看著巧兒離去。

    參宇低著頭一臉嚴肅的坐在了椅位之上,而后看了看帝辛,

    “這........”

    “師父.......”

    “帝辛你小子.........”

    “吃面吧師父,我今日是特地帶巧兒來見見師父的,我想師父一定會喜歡巧兒的?!?br />
    “這、喜歡喜歡的很呢!”

    九姑看向參宇,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你一個婦道人家懂什么,把嘴閉上?”

    參溢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九姑撇了一眼參溢,而后小聲的趴在我耳邊低喃了一句,

    “見他弟弟數落我,他可是開心壞了?”

    而后只聽參溢說道,

    “這又是何苦來著,不解不解!”

    我也不知道這參溢今兒是發的哪門子瘋突然來了這么一句,可能他們圣人都是如此吧,畢竟接觸凡人不多,偶爾冒出幾句雷人的話語,也就見怪不怪了。

    小二兒這個時候端來四碗面,還有幾碟小菜,

    “幾位客官請滿意!”

    參溢笑了笑,

    “吃面吃面吧?”

    而后只見帝辛起身看向參宇,

    “今日帶巧兒見過師父,師父得到師父的我允諾,徒兒倍感欣慰,拿就不打擾幾位了,徒兒先告辭了!”

    帝辛轉身離開了,我們幾人便繼續坐在面癱吃面。說實在的帝辛將巧兒引薦給參宇我心里是非常不爽的。但是想著我終究是要離去的,算了也就不想管哪些了。

    一會的功夫,見哪吒和土地公來了面攤兒前。我詫異的看向他們,

    “你們怎么來了?”

    “姐姐你還有心情在這里吃面,云霄、瓊霄、碧宵聞師兄趙公明得死訊,已經下山來城門前叫陣了?”

    “什么三宵來攻城了?”

    土地公看向我們,

    “這三宵可比那趙公明有過之而無不及呀,恐怕這次西岐要被攻破了?”

    參溢放下手里的筷子,

    “沒想到來的這么快,參宇趕快隨我回南海吧?”

    竟然參溢都如此的懼怕三宵,難道西岐真的要被攻破了嘛?

    參宇看了看參溢,

    “大哥,我與九姑相識相知相守相愛,都是妲己一手觸成,這個時候我怎能見她有難,棄之而不顧呢?”

    “弟弟趕快跟哥哥走吧,你真的不要命了嘛?這三宵手中的混元金斗練就的九曲啊黃河大陣由為厲害,此斗在開天辟地之時已存在,玄妙無窮,可裝盡天地萬寶,且具有極為強不可擋的收仙收物之吸力,金光一出,消去頂上三花,法力全散。連我都懼怕,這可不是逞一時之勇的時候???”

    “這法寶居然這么厲害?”參宇看向參溢問道。

    參溢點了點頭,

    “嗯!”

    “不如大哥你就先回南海歸虛吧?我不想你受我拖累?我意已決我要和九姑還有妲己同仇敵愾,我身為她的師父哪有貪生怕死之理?”

    我眼眶濕潤的看向參宇,

    “師父!”

    參宇看了看我,

    “你和帝辛同為我和九姑的徒兒,徒兒上陣,師父哪能缺席?”

    “師父......”

    參溢看了看我有看了看參宇,

    “你來凡塵一遭,竟然也看不淡這認為你人世的生死,這凡人的命如鏡中之花,反反復復。但是你這一身的修為如若真的散盡可是沒辦法挽回的?”

    “大哥,唯弟心意已決?!?br />
    參溢沉思了片刻,而后說道,

    “既然你一意孤行,那好我便留下,我不能眼見你去送死而不去理睬!”

    “大哥?”

    “行了,我在旁觀戰,我亦不想參與這商周之戰。只希望你能安然度過此劫?!?br />
    而后,我們一行人便離開的面攤兒,來到了城門前。

    只見三個貌美的女子坐在三只大鳥的背上,手中拿著兵刃,我仔細打量了一下三人的容貌,其中那白色衣裳的女子,細眉,杏眼,兩片薄唇。模樣端莊優雅。而粉色衣裳的,眉淡眼大,鼻高,唇色紅潤,秀麗俊美。藍色衣裳的,略顯稚嫩,眼如水波,膚白鼻挺。只聽那白色衣裳的女子朝著城門樓上的姜子牙喊道,

    “姜子牙還我師兄命來?”

    只見姜尚就迎風站在城門樓上,他神情淡然的看向三宵,

    “你們的師兄趙公明逆天而行,助紂為虐,他一意孤行猜招此橫禍,三宵若也和你們的哥哥一樣逆天意而為之,那恐怕我那封神冊上也要有你們三宵的名諱了?”

    參溢站在一旁指向那三宵低聲說道,

    “看到沒,那個一身白衣的就是那云宵她身下的坐騎就青鸞神鳥,那個穿粉色衣裳的就瓊宵,她身下的便坐騎便是那鴻鵠神鳥,還有那藍色衣裳的便是那碧宵她乘的是花翎鳥。而那個云霄手中拿的那個方形器皿便是那個混元金斗了?!?br />
    只聽那白色衣裳的云宵大聲喝道,

    “姜子牙,今天無論你有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本領,也躲不過我這九曲黃河大陣,速速讓你的手下入陣吧?”

    書客居網址:
貓撲中文 贵州快3走势l图 www.xbbxcw.com.cn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贵州快3走势l图 www.xbbxcw.com.cn 上一頁 | 馭龍玨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如果您喜歡,請贵州快3走势l图,方便以后閱讀馭龍玨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馭龍玨》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