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3稳定回血计划: 七百零八 這事兒怎么說?



.org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荒野王座 七百零八 這事兒怎么說?
(貓撲中文 贵州快3走势l图 www.xbbxcw.com.cn)    迭戈如今找上門來,肯定是因為刺殺自己的行動失敗了,所以上家遷怒到他身上,或者是讓他接著他老爹來完成刺殺自己的任務。從迭戈的態度上看,古茲曼應該已經被弄死了,而且多半是他親眼目睹的,否則他不會這么跑來跟自己求援的。

    李歡大量了一下迭戈。

    說實在的,他從心底不想救這個傻逼。

    毒販是什么人,那是連呼吸空氣都浪費的社會渣滓,而在李歡面前的則是渣滓之中的渣滓,他們呼吸浪費空氣,吃飯浪費糧食,地獄是他們唯一的歸宿。如果是換在李歡平時沒事還有空閑的時候,李歡真的不建議專門搬個小板凳,好像看大片一樣看迭戈最后會怎么死掉??晌侍饈撬衷諉皇奔淞?,他要將露西亞兩人帶回酒店去,盡快弄清楚怎么來用他們的血脈終結這個“黃泉衛士”。

    所以李歡沉吟了半晌之后,緩緩點頭“好吧,你跟我進來吧……然后讓你的人,把這些垃圾給我清走,我看著就煩?!?br />
    李歡說垃圾的時候,指著躺了一地的毒販說道。

    “是的先生,我這就來清理!”迭戈其實早就看到躺了一地的人了,不過他現在是自身難保,所以地上躺的人就算再多十倍,如果不得到李歡的承諾救他,他覺得自己早晚會被殺掉自己父親的那個家伙殺掉。到那個時候,這一地的人有什么用?

    迭戈說干就干,一招手,他帶來的人一擁而上,連拖帶拽將餐廳里躺著的家伙們都弄了出去。然后他又命令自己的手下在周圍戒嚴,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在做完了這一切之后,迭戈才小心翼翼地走進來,走到了李歡的身邊。

    李歡瞇著眼睛看著他。

    這個氣氛就有些尷尬了,一個聞名遐邇的販毒集團的二號人物恭恭敬敬地找上門來,開場白怎么說?

    “這就是那個古茲曼的兒子?看起來也不咋地……不過他看起來挺高的,應該不是古茲曼親生的?!崩畎嚎醋耪飧齟笤家幻裝爍鐾返哪腥?,嘴下毫不留情。反正事情已進展到這個地步了,就沒必要藏著掖著了,要做就做到底。

    “誰知道呢,不過你說的有道理,古茲曼那個矮子生不出這樣的兒子來?!甭薜侶酚薪槭?。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拿著迭戈的身高開玩笑。這個玩笑在墨國是一個著名的玩笑,不過都只能很熟的人互相之間說一說,不敢讓第三個人聽到,否則海灣集團會要你好看。古茲曼綽號矮子,再看看迭戈,一米八的身高,再怎么基因變異,也生不出來這樣的貨??!而且據“知情人”透露,古茲曼早年間吸毒過量,早就沒有生育能力了,這兒子的血統的確也值得懷疑……

    倒是桑切斯不敢說,他憋得臉紅,看著地下——沒辦法,海灣集團對于毒販來說,積威已久。

    迭戈聽著這些玩笑,好像沒聽懂一樣,一點反應也咩有。只見他左看右看,忽然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驚訝的事情。只見他在確認了周圍沒有自己人之后,忽然“撲通”一下,雙腿跪地,跪在了李歡面前,大聲喊道“先生,以前的事情是我有眼無珠,我腦子有問題,是我不好,您要多少賠償,只要我拿得出來,我絕對會補償給您的!現在只有您能救我了!”

    “先說說看,看看你值不值得救再說?!崩罨端檔饋拔抑皇竅脛朗撬謚甘鼓忝?。最近我一直被人針對,我也煩了,索性一次解決問題。不過你記住,你要對我有一點不誠實,不用那個人來弄死你,我馬上就會讓你下地獄。你見識過我的本事,你自己清楚?!?br />
    “我當然不敢,是一個花旗國人,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鼻興固匾⊥貳暗姨蓋姿?,好像是一個叫做‘神盾’的機構的負責人,他們那個機構里,全是巫師?!?br />
    切斯特在潛艇里,沒趕上古茲曼和切斯特對話的前半段,自然也不知道切斯特的名字。但古茲曼跟他說過這個機構的可怕啊,全是巫師這個事兒,他現在還記得。

    “神盾?我草??!”李歡還沒說話,李昂先拍了大腿“不是我們的特殊執法機構么,為什么要殺你?以為油田那件事情?還是你殺了他們的人?”

    ……

    要說這個神盾跟李歡的沖突,那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李歡第一次跟神盾沖突,是在西非油井的時候。那個時候陳國棟投入了全部身家和流動資金,幫著國家在那邊尋找大型油田,不過轉眼就讓神盾給盯上了。作為老牌帝國主義,花旗國肯定不允許有人在自己的臥榻旁邊挖礦,于是派出了神盾小隊去騷擾陳國棟的油井。不過中國這邊也反應迅速,派出了韓東在內的空勤小隊,但空勤小隊始終是常規作戰部隊,又哪里是神盾的對手呢,結果被壓著打,打得節節敗退。

    李歡那個時候才從亞速爾群島回來,剛剛解決完亞特蘭蒂斯神血泄露的事情,一聽自家老丈人的油井被騷擾了這還了得,當下就自告奮勇地跑去了西非,跟神盾第一次正面硬剛。李歡到那天晚上神盾大概是收到的消息不足,結果第一次打得倉皇逃竄,就算第二天卷土重來,在兩邊都心照不宣,有修煉者參加但不能動用靈氣的情況下,依然被兩挺“鈦合金機槍”打得找不著北。在李歡的插手下,最終油井保住了,而且還給神盾小隊的人留了個大瓜。

    這幫人本能來打算去挖寶藏的,沒想到李歡先一步把里面的東西搬空了,還留下了一個定時炸彈。結果幾人遇到炸彈,各種化學物質混合炸彈一起爆炸,那叫一個酸爽,幾乎搞得全軍覆沒。介于這個大瓜,和李歡沖突的這個神盾小隊被開除,后來自甘墮落進了雨林幫著毒販運“天堂”,結果好死不死地又讓李歡撞見了,最終這個小隊徹底被滅。

    所以李歡不僅不是沒有和神盾打過交道,而且是非常的熟悉神盾的做派。這幫人就是不要臉加亂甩鍋,明明就是自己做錯了,還要把鍋摔在別人身上。而且通過幾次接觸李歡也感覺到了神盾的不講道理。本來李歡自己以為滅掉了幫助運毒的那個小隊之后,神盾跟自己就沒有接觸了,可沒想到啊沒想到,他們竟然和毒販搞在一起要弄死自己。

    這個不能忍

    “你說的是真的?你有什么證據嗎?”李歡謹慎,還是多問了一嘴,因為他覺得神盾再怎么墮落,也不會去找毒販合作吧?這事情要是被掀開,花旗國還要不要臉了。要知道花旗股市受毒品最大的國家。他們整天嚷嚷著從墨國禁毒,就連邊境都修建了長長的鐵絲網來封鎖通道,就為了杜絕墨國的毒品流入。現在他們主動跟墨國毒販接觸,還接觸得這么深,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么?

    “有,我有證據!”迭戈趕緊說道“那個家伙來找我們的時候,可能是忘記了我們在潛艇里,我父親修好這條潛艇之后,加裝了很多監控設備,他們當時在控制臺上對話的時候,有一個攝像頭正好將他們交談的內容和情況給記錄下來了!”

    說完,迭戈趕緊遞上一個平板電腦。

    “哦?我問你這個人叫什么名字你說不知道,現在又有了他們全盤的錄影,你是在逗我 嗎?”李歡不悅,沒有伸手去接那個平板電腦。

    “先生你誤會了,你真的誤會了,這個里面的東西我自己沒看,我也不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具體是什么?!鋇晟呂罨段蠡岣轄艚饈汀澳?,好像您這樣的人物,跟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我發誓我對您是什么身份一點也不想知道,我也不愿

    意知道您和他們之間的沖突,我只想安心做一個小人物而已。這個里面的東西我要是聽了,可能會惹上殺身之禍的!”

    “你倒是很聰明嘛?!崩罨獨湫?,這才接過平板電腦。

    周圍的人面面相覷。

    不論是李昂還是羅德曼,還是露西亞兩人,看迭戈就好像看一個不認識的人一樣。要知道,迭戈在墨國雖然沒有古茲曼這么囂張,勢力也遠遠不及他老爹的大,但是全墨國卻沒有一個人不認識他的。因為迭戈在幾年之前干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當時總統都出來道歉,結果讓全世界看了墨國的笑話。

    在0年,墨西哥頭號毒梟、販毒集團頭目古茲曼的兒子迭戈日在巴亞爾塔港被一伙武裝人員劫走。初步證據顯示,這起綁架案為當地近幾年迅速崛起的另一個販毒集團所為。調查人員說,日凌晨,名持槍男子分乘數輛皮卡車闖入巴亞爾塔港一家名為“牛奶”的高檔酒吧餐廳,綁走名男子。巴亞爾塔港位于與錫那羅亞州相鄰的哈利斯科州,是墨國太平洋沿岸的海濱度假勝地。

    其實這件事情跟毒品集團沒什么關系,根本就是警方臥底干的。那個時候,古茲曼已經不露面了,所以當地政府就覺得,這個大毒梟可能已經打算隱退了,而古茲曼隱退,他只有唯一的一個兒子,肯定是這個兒子接手,所以政府干了一個相當傻的烏龍——派臥底警察去毒販幫派,綁架了古茲曼的兒子回來,意圖在海灣集團權利交接的真空期,將這個國際最大的販毒集團一網打盡。

    一開始他們的確綁架到了迭戈,而且他們還打算將迭戈關押在警察總部,打算直接送往花旗國審判。不過事情很快失去了控制。

    按說這是一個很成功的,擒賊先擒王的案例,把他抓起來把他審判了,有可能這個犯罪集團,這個毒販集團就煙消云散了,然而大家沒想到,毒販們竟然敢以什么樣的決心和姿態對抗政府,所以在迭戈被抓的同時,整個毒販集團簡直是向政府宣戰了。

    一方面他們派出了大量的武裝人員,包圍警察總部,不允許他們把迭戈帶走,甚至聽傳聞他們還俘虜了好幾個警察和軍人作為人質,另一方面毒販們大肆的在城市中,直接向警察和軍人宣戰。據后來統計,當時至少發生了十幾二十場沖突,毒販們把汽車點燃,直接阻礙交通造成混亂,到各大高檔場所去進行破壞,甚至有幾百名手持全副武裝的毒販,直接向警察和軍人開槍,而且還有的毒販,不單在市中心制造混亂,還到監獄去挑動犯人,把獄警扣起來當人質,有幾十個監獄囚犯趁機越獄。

    當時這個毒販所在城市,也就那么七八十萬人口,短短幾個小時之內,毒販把這個城市,變成了一個罪惡之城,普通老百姓那都被嚇的在家里呆著不敢出來。見過無惡不作的黑社會,誰見過能跟政府直接匹敵?敢直接進攻軍隊的黑社會,最后當地政府也好,參與抓捕的軍官警官也好,馬上把這個事情匯報到墨西哥最高層,墨西哥總統下令把毒販兒子放了,交還給武裝起來的毒販,以換得毒販把一開始扣留的軍官和警官,而且承諾不在這個城市再搞騷亂了。

    還別說,迭戈被釋放之后,還算言而有信。他被釋放之后,這個騷亂也就歸于平息了,但是這個事情,對于整個墨國的震動是很大的,老百姓突然發現政府連犯了罪的人都不敢去逮捕了,因為一逮捕他,會造成更大的混亂,而且總統都得出來道歉,他都得說我們現在不抓他,或者說我們抓了他又把他放了,主要原因是害怕有更多平民受傷。

    此外,事發當時,一個加油站及附近多輛汽車均起火,槍手乘坐卡車在市內“巡視”,其中武裝車輛基本都配備了機關槍,甚至還有當事人目擊到有更重型的武器。

    這次之后,直接導致了迭戈在墨國毒販圈子內的名聲大噪,而他自己本身也不是個蠢貨,最后做出高姿態約束自己手下的騷亂,造成了好像他已經能和墨國政府平起平坐的談判了一樣的局面。

    這樣一個人,竟然手里拿著平板電腦不敢看,理由是看完了會引起來殺身之禍!

    露西亞兩人看著李歡,眼里充滿了好奇,這個男人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他們又哪里知道,迭戈一點也不傻,他知道墨國政府奈何不了他,但李歡這樣的人物,要殺他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而且最讓人頭疼的是,一旦得罪了李歡這樣的人物,你就休想在晚上能睡得著,就算有千軍萬馬?;ぷ?,你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殺人于無形。迭戈混到這個份上,已經很愛惜自己的生命了,他可不想不明不白地死掉,所以迭戈一點也不想知道攝像頭記錄下來的資料。

    李歡拿來平板電腦,沉吟了一下卻沒有當場打開,而是將平板電腦里的資料讓小飛轉移到了虛擬屏幕上播放。這里還有這么多人,迭戈雖然怕死,但他有一點說的沒錯——那就是這里面的東西最好不要讓普通人看到,否則會出大事的。

    讓小飛導入了虛擬屏幕之后,李歡看了里面的內容。

    果然,古茲曼要殺自己,背后是有陰謀的呀。不過這個古茲曼也聰明,他也知道趨利避害,為了殺掉自己,連自己的家都不要了。而且他想的比較長遠,在布置完這一切之后,立刻果斷潛逃,連家都不要了,直接逃去花旗國,而且這個貨還乘坐潛艇!

    墨國毒販的裝備這是要逆天了啊。

    不過最終,他沒得到什么好下場,當李歡看著控制臺上那個不認識的男人將古茲曼弄死的瞬間,他眉頭一皺,不管他是誰,從哪里來,是不是神盾出身也好,這是個高手,而且手段相當毒辣,顯然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了。面對比他自己低了好多層次的古茲曼,他的手段已經類似于“處決”了,這相當的殘酷。李歡雖然也不是沒有殺過人的菜雞,但李歡總是防守反擊,最不濟的手段也只是偷襲一下而已。這種面對面,捏著脖子類似“處決”的殺人方式,李歡是不用的。

    那是恃強凌弱。

    雖然李歡看完了片子,又聯系到古茲曼對自己,還有對墨國以及世界所做的一切,覺得他就算凌遲處死也不冤枉,但要讓李歡自己來做,他是下不去手的,這是一個人的個性問題。不過李歡看著他“處決”了古茲曼,雖然心里不那么舒服,還是覺得古茲曼罪有應得。這個老鬼是活該,如果不想著對自己下手,應該還能活幾年。

    但話說回來,古茲曼在設置了一切之后就遠遠逃跑,這說明可能古茲曼也沒有什么選擇。這個“處決”古茲曼的家伙勢力肯定非常龐大,那必定是神盾無疑了??晌裁瓷穸芤顏餉創蟮男乃寂雷約?,李歡到現在也想不明白。

    難道為了在中美洲雨林那幾個死鬼?

    李歡看完了影片,沉吟了一下“他有沒有說其他的什么?影片沒拍到的,比如有沒有說,為什么要殺掉我?”

    “沒有,他坐深海救援艇來的,來了我們潛艇就直接去找我父親了?!鋇晁檔?。

    “深海救援艇?那可是高科技啊……”李歡若有所思。

    這就好玩了,如果他是單槍匹馬來的,李歡幾乎能百分之百肯定,他肯定就是為了私人恩怨,說不定雨林里那幾個神盾的成員是他家的親戚也不一定。但他不是,他不是單槍匹馬來的,他動用了深海救援艇。這種比航天飛機和火箭還高科技的玩意,說個不好聽的話,屬于國

    之重器,不是你一個私人恩怨就能動用的,如果動用到這種玩意,那鐵定就是國家意志了唄?

    花旗國這么恨我呢?

    前不久的永恒法庭還歷歷在目,花旗國對自己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跟毒梟搞在一起要弄死自己……李歡將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回想了一下,好像沒跟花旗國扯上太大的關系呀。

    看著李歡表情陰晴不定的,迭戈心里更是忐忑。

    “先生,您看……”迭戈左等右等不見李歡有回音,小心翼翼地問道“這個消息能讓你救我一命嗎?”

    “救你?”李歡冷笑一聲,剛想要說你這個狗日的徹底沒救了,不過他又馬上反應過來“我可以讓你跟著我,但最終能不能活下來,看你自己了?!?br />
    “謝謝,謝謝您先生!”迭戈當下咚咚咚磕了三個頭,能看出來他臉上的表情輕松很多了。這也難怪,在目的了自己老爹古茲曼被以“處決”的方式殺死,那個鬼魅一樣的,掌握了花旗國政府資源的家伙就丟下一句輕飄飄的話離開,迭戈覺得自己脖子上的腦袋也是涼涼的。在普通人甚至國家政府面前,這些毒梟無所不能,甚至能弄來一條潛艇,可在這些特殊人的眼里,管你是毒梟還是什么,修煉者逆天而行,天生就是碾壓一切的存在。

    管你毒梟還是毒王,只要惹得不高興了,讓你三更死你就活不到五更。

    迭戈磕完了頭之后,自己小心翼翼地站起來,站在了距離李歡稍遠,但又能及時幾步趕到的距離上。他現在對自己的生命安全極端不自信,生怕那個可怕的花旗國人忽然出現弄死自己。迭戈四下掃視一圈,忽然跟桑切斯的眼神撞到了一起。桑切斯是格列街的老大,格列街的特殊存在就連迭戈都清楚,也自然知道桑切斯長什么樣了。當他看到桑切斯的時候,頓時恍然大悟,原來來這個中國人這里尋求庇護的,還不止我一個啊……

    迭戈挪到桑切斯身邊“我認識你,你是不是格列街鱷魚幫的老大?原來先生的身邊還不止我一個毒販……你是怎么過來的?”

    迭戈打量桑切斯的同時,桑切斯自然也在打量迭戈,這兩個毒販眼神一撞,立刻看出了對方眼中的凄涼。而且迭戈眼中的凄涼比桑切斯更甚。桑切斯雖然是格列街的老大,這個地方是墨國最特殊的自我管轄區,但他的勢力和古茲曼以及迭戈比起來,還相差了好遠。前幾天桑切斯一直跟在李歡身邊,做老鷹和梔子的保姆兼十萬個為什么解答機,他還覺得自己相當委屈。

    今天一看,好嘛,墨國海灣集團的二號人物都下跪磕頭了——自己可是沒有經過這個手續,自己是坐著車來的,頓時,他覺得心里好受多了。

    “迭戈先生,就別提了,我們在雨林里的工廠莫名其妙地被毀了,現在可千萬不要在那位先生面前提毒販……據我所知,中國地毒品的禁地,我們兩個這種身份,在他眼里都是被判死刑的。不過我現在能提供一些雨林里的消息給他,所以我暫時還活著?!鄙G興箍嘈?。

    “消息?雨林里的消息?雨林上空的黑霧嗎?該死的,我的工廠也被毀掉了好多,那里面現在就是一片人間地獄。不過太好了,我也能提供這些消息給他?!鋇炅⒖逃指約赫業攪艘桓鏨嫻睦磧傘岸椅業墓こЦ哺敲婊饒憒??!?br />
    “就別管大小的問題了,我估計你能活下來,也是這個原因,所以你自己好好想想,歸納一下你現在有的情報,自覺自發地匯報上去?!鄙G興顧檔?。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鋇旮轄羲檔?。

    桑切斯猜對了,李歡就是要迭戈提供消息,如果說桑切斯在雨林里的工廠是的話,那么迭戈肯定就是0或者0,分部的位置大,更能系統地收集情報回來。而且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迭戈的勢力大啊,在墨國,你讓警察做事還不如讓毒販做事效率來得高,李歡暫時讓迭戈跟在自己身邊,就相當于多了十幾萬能聽話的毒販。這幫毒販平時說人話不干人事,現在正好有用得到他們的地方,就讓他們好好地立功贖罪吧。

    比如說,等到陳經理搜集了所有情報,制定了計劃之后,讓這幫混蛋進去探探路,那總比犧牲警員和軍人好吧?用流行的話來說,干這么偉大的事情,這可是他們的福報呢……李歡既然決定了,拍拍屁股站起來“好了,大家收拾收拾回酒店?!?br />
    李昂聳聳肩,帶著羅德曼出去了,這倆對李歡是無條件聽從的。而且他們走出餐廳的時候,圍在外面的毒販都自發地讓了一條路出來。他們雖然沒看到后來里面發生的事情,比如迭戈跪地磕頭,但他們聽到前面迭戈說的話了啊,誰得罪他們,誰就去下水道找自己的腦袋。

    李昂羅德曼出去開車,李歡看向露西亞兩人呆立當場。

    露西亞兩人是徹底懵逼了。

    這是什么神展開啊,瘋了???

    本來以為今天店鋪里面少不了大開殺戒的,可是海灣集團的二號人物進來就跪下了,還口口聲聲要李歡的?;?。自己店里今天來的到底是何方神圣?露西亞眼神灼灼地看著李歡,想從李歡的臉上看出一朵花來。這個年輕人英俊高大,一口西班牙語標準到了極點,顯然是長期生活在墨國才有這樣標準的語言。他的眼睛亮亮的,里面閃動著溫潤的光澤,臉上帶著隨時都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而且他不但強大,還非常謙遜,看他帶著的保鏢,應該也是個有錢人。

    好吧,露西亞看著看著就跑偏了,從李歡的身份跑偏到了所有姑娘的夢中情人上去了。

    李歡看露西亞兩人愣著,朝表情有些懵逼的露西亞兩人重復了一次“走吧,現在你們放心了吧?你看,海灣集團的二號人物現在都得要我?;に陌踩?,所以毒販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了……對了,你們的高利貸是海灣集團放出來的對吧……迭戈,這事兒怎么說?”

    露西亞很可能是這件事情的關鍵人物,所以李歡必須要她打消一切的疑惑。

    迭戈正在跟桑切斯竊竊私語,聽到李歡喊他,立刻反應過來“高利貸?什么高利貸?”

    “我的朋友,在你們那邊借了錢,已經還了快一百倍了,還沒還完呢。你們這個利息是不是太高了?”李歡冷笑。

    “沒有!絕對沒有的事情……這可能是個誤會,您等著我去問問清楚?!鋇炅⒖膛芰順鋈?,沒多久就把一開始過來鬧事,現在已經面目全非的家伙帶進來了“是這個家伙嗎?這位小姐,是他在放高利貸?”

    “就是他!”露西亞他們被這家伙欺壓了好多年,現在有李歡在場,心中多年的怨恨終于找到發泄的地方了“我們原本只借了一點錢,而且也是按照他的要求來還的,按道理來說早就應該還清了。當時我們想著十倍,二十倍,甚至三十倍我們都能接受,可他要了我們一百倍,今天還要把我抓去,想要侮辱我!”

    “我沒……我沒……”被自己集團二號人物提進來的家伙,嚇得魂不附體“我賠!我賠!”

    他本來就是一個街頭小混混,哪里見過這么大的場面?別說二號人物了,就算是個中層干部,那也是要跪舔的??!看著露西亞怒氣沖沖的樣子,他嚇得差點尿了。今天大概是自己不走運的一天,天知道這四個外國人有這么強力,連海灣集團二號人物都巴巴地過來舔?

    要是早知道是這樣,今天打死他也不會過來的。

    huangyewangzuo

    。
貓撲中文 贵州快3走势l图 www.xbbxcw.com.cn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贵州快3走势l图 www.xbbxcw.com.cn 上一頁 | 荒野王座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如果您喜歡,請贵州快3走势l图,方便以后閱讀荒野王座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荒野王座》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